白冬生速寫
  人物檔案
  白冬生,39歲,江蘇省泰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民警,三級警督。
  個性言語
  父母從小告誡,長大要做誠實的人、正直的人。
  第一印象
  眼睛又大又圓,雙眼皮,目光專註,略顯靦腆。
  □本報記者杜萌
  “我不能再照顧你了。”
  白冬生剛剛考入江蘇警官學院,母親身患癌症,病情危重。他趕回家中,跪在母親病榻前,淚水忍不住簌簌滴落。
  畢業走出校門,白冬生剛剛參加工作,父親病逝。
  “想想一家人都在的日子,我們蠻幸福的。爸媽都是勤勞、睿智、有良知的人,爸爸不讓自家田裡長出一根雜草,做事特別有條理……”追憶往事,白冬生紅了眼眶,緩緩說,低頭側臉。
  逃犯落網
  深秋之夜,江陰大橋檢查站哨位。
  這座大橋全稱“江陰長江公路大橋”,於1999年10月建成通車,是中國兩縱兩橫公路主骨架中的跨江咽喉工程,其單向收費道口多達14個。大橋通車之際,泰州市公安局組建高速大隊,白冬生成為第一批入選警員。
  夜深時分,正在執勤的白冬生,出手示意由遠及近的一輛長途客車停在檢查站卡口前。這是一輛從山東臨沂駛往浙江溫州的長途客車。車門打開,白冬生手執便攜身份證查詢儀上車,車上有一名中年女子查不出確切身份。
  “她說自己是安徽人。”
  面前這位女子一身紅燈芯絨著裝,戴著眼鏡,聽她報出姓名和出生地,話音卻夾雜著一絲東北味兒。白冬生查遍安徽省人口信息,沒找到她報出的姓名。
  “你去車上把帶的行李拿下來,查不清身份是不能走的。”白冬生說完,本以為這女子要跟他大吵大鬧,可她偏偏異常平靜。
  懷疑她是東北人,就查東三省人口信息。與她所報姓名相同者共有1700多人,查來查去都不是。查東北三省公安機關網上追逃人員信息,有一人照片與這名女子長相酷似,那名網上追逃女子是遼寧錦州人,涉嫌挪用單位公款兩萬元。
  “眼前這女子會不會與追逃照片上的女子是同一人呢?”
  凌晨4時,白冬生與身份可疑的女子一直對話,問家庭,問生意,問孩子,講法律,講社會責任,話里話外繞著違法犯罪要接受處罰聊,一直講到東方發白,但對方很少應答。
  “她承認自己是錦州人,想冒名頂替那個挪用公款的人,沒想到我們連夜通知錦州警方,人家第二天就到了。”
  這女人次日在看守所見白冬生領著錦州警方來人要帶她走,她尋機把白冬生叫到一邊悄聲說,“你人不錯,我也反省了”。
  接著,讓白冬生大為驚訝的是,這女人徑直告訴他:她真名叫什麼,是哪兒的人,老公叫什麼,老公殺了人。她叮囑白冬生幫她做幾件事:告訴她兒子往後自己照顧自己;家裡養的幾隻寵物狗退還人家;把外面的欠賬收一收;兒子4歲就離開老家,再沒回去過,將來到遼寧省遼陽市姥姥、姥爺家“認個門”,她把具體住址和姓名寫在紙上,托白冬生轉給她在浙江的兒子。
  白冬生返身趕緊上網,按照她說的本人姓名和她老公姓名查詢,這兩個名字赫然出現在當年當地公安追逃名單中,夫妻倆位列殺人嫌疑人“001”和“002”,已潛逃16年。
  大橋衛士
  身為交警支隊中隊長,白冬生擔負著江陰大橋交通和治安管理的雙重職責。
  現如今,大橋日均車流量多達5萬輛。如何在洶涌如潮的過橋車輛中最大限度地查處違法犯罪嫌疑車輛和人員,至今都是白冬生與同事每天必須應對的重大課題。
  ——車輛沒有牌照,必查;
  ——車輛故意遮擋號牌,必查;
  ——駕駛員看見收費車道前有警察突然彎道避開、下意識異常踩剎車、異常加速或減速,必查;
  ——凌晨時分駛來的出租車,必查……
  仲春時節,大橋卡口檢查站哨位。
  一輛上海牌照小轎車駛入檢查站,駕車中年男子左臂包著衣服,手臂上有血跡,民警上前,看到他手臂上有齒痕和一內切創口。該男子接受問詢時辯稱打架摔倒蹭破手臂。眼看民警還要細查,他企圖逃跑,被民警及時控制。經與上海警方核對,此人剛剛在上海涉嫌殺了人。
  仲夏時節,大橋卡口檢查站哨位。
  一駕駛員面對民警詢問,冒用自家表哥身份。白冬生查明此人表哥為部隊現役軍人。眼看難以矇混,這名駕駛員棄車狂奔,被另一名民警緊追不捨,跑過4公里,逃者癱倒在地。民警查明,此人與另外4人曾在廣東涉嫌綁架埋屍的重大惡性刑事案件。事隔多年,此人已娶妻生子,變身成功商人。
  置身車流,塵煙撲面,汽油嗆鼻。
  冬寒刺骨,酷暑溽熱,查處違法車輛和涉嫌犯罪人員可能遭遇無法預知的傷害危險。自2010年6月擔任中隊長至今,白冬生帶領警員4年中擒獲202名涉罪嫌疑人。
  白冬生忘不了考上警院,父母臉上欣慰的笑容;忘不了父母如何諄諄教導他做人做事要有骨氣;忘不了父母用行動培育他吃苦耐勞的精神和毅力。
  日夜勞碌,不辭辛苦,白冬生遵從自己對人生理想的承諾:好好工作。
  (原標題:四年內,二百餘名嫌疑人落網大橋)
創作者介紹

繁花盛放

mn45mnvhq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